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萤火虫成热点 上海滨破坏环境的资料江森林公园不接受预约参观萤火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5 09:22
摘要:东方网-上海频道-萤火虫成热点 上海滨江森林公园不接受预约参观萤火虫-萤火虫 森林公园 指示物种 滨江 雷氏

  

萤火虫成热点 上海滨破坏环境的资料江森林公园不接受预约参观萤火虫

  这几年,萤火虫总是会成为夏天的热点。近日,有消息说,滨江森林公园引入了3万只萤火虫,并将在近期开放预约参观。对此,公园负责人表示,该信息没有经过园方核实,公园的确开展了萤火虫项目,目的只是想看看滨江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是否能“容纳”萤火虫这种环境指示物种,园方也没有把观赏萤火虫作为单独项目来预约的打算。

  然而,这个看似“美好”的项目引来了质疑。近两年在上海动物园、滨江森林公园陆续发现昆虫新种的沪上一家自然探索工作室发布文章称,滨江森林公园引入的萤火虫品种为雷氏萤,非本土物种,没有经过科学评估,贸然引入该萤火虫是否会挤压本就脆弱的本土萤火虫生存空间,进而可能造成外来物种入侵需要慎重考量。此外,相较之下,当下更值得保护的是几种本地萤火虫及其栖息地,而不是已经可以人工繁殖的雷氏萤。

  根据资料文献和这几年的调查,上海原生萤火虫品种有黄脉翅萤、条背萤和天目山雌光萤。其中,黄脉翅萤最为常见,零星分布于市区及郊区环境较好的公园或荒地中。条背萤仅在青浦范围内的部分河道、湿地分布,数量不多。天目山雌光萤在上海主要分布于郊区绿化带、松江佘山、天马山附近,数量稀少。雷氏萤最早由知名萤火虫专家武汉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发现于湖北,现在在湖南、江苏、浙江、山东、广西等地都有分布。

  园方

  3万只是投放的幼虫

  滨江森林公园的萤火虫项目其实去年就已着手展开,一直处于低调状态。然而,近期因为某种原因,消息传了出去,称公园将于近期开放萤火虫观赏预约通道。公园负责人对于这些信息表示,园方从未打算把萤火虫观赏作为单独的一个项目接受公众预约参观。同时,3万只是投放的幼虫,至于成活率多少,最终产生多少成虫,至今都无法准确估算。这几天,园方也在请专业人员进行观测,有时候可以观测到上百只飞舞,有时仅个位数、十来只。

  据了解,这个项目开始前是园方通过网络了解到广东有个萤火虫保育协会,成功建立了一个萤火虫公园。萤火虫是环境指示物种,也就是说,有萤火虫的地方,生态环境相对是良好的。秉着测测滨江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到底如何、是否可以让萤火虫生存的宗旨,园方通过网络联系到了广东萤火虫保育协会的负责人许松。许松随后来到滨江森林公园,对公园环境进行了考察、对萤火虫幼虫能否在此成活进行了评估,认为通过对环境进行一定改造、营造,萤火虫幼虫可以成活,于是,双方进行了合作,先从营造萤火虫生存环境开始。项目总共在公园的湿地区域投放了3万只雷氏萤的幼虫。园方进行了资金投入。

  滨江森林公园在苗圃的基础上建成开放已十多年,有较大面积的森林、湿地,由于游客量相对少,人为干扰也少,生态环境不错。园内还在多年前就开展了本土物种獐的野放,早已有獐宝宝出生。

  本月,雷氏萤的成虫陆续飞出。据了解,要在晚上观察到萤火虫飞舞,和观察时的天气、观察时间有相当关系。这些天,多时可以观察到上百只萤火虫飞舞,少时仅个位数。

  园方今年夏天没有把萤火虫观察作为单独一个项目向公众开放的计划,而是将它列为暑期夏令营内容之一。记者在园方已经发布的暑期夏令营活动招募中看到,森林房车英语夏令营以及森林树屋搭建夏令营的晚上活动中,均有萤火虫相关内容,也就是说,只有参加夏令营的孩子,才能有机会观察萤火虫。

  质疑

  是否会造成外来物种入侵

  滨江森林公园萤火虫项目经报道后,引起了一定关注,尤其是昆虫爱好者们。他们认为,与这几年各地出现的纯商业目的的放飞萤火虫成虫活动,导致大量萤火虫在野外被捕捉到异地相比较,从营造幼虫生活环境开始做,显然是进步的。然而,沪上一家名为“恋野物语”的自然探索工作室近日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对此项目提出质疑,表示雷氏萤不是本土萤火虫品种,没有经过慎重的科学评估就引入这种萤火虫,是否会对本土萤火虫的生存空间带来威胁,是否会造成外来物种入侵都要深入考量。此外,如果说是萤火虫保育项目,相较于已经成功繁殖的雷氏萤,本土的萤火虫品种黄脉翅萤、条背萤及其栖息地更值得采取保护措施。

  恋野物语自然探索工作室的主要成员背景是沪上某高校昆虫相关专业出身,这两年在上海动物园、滨江森林公园先后发现了西郊公园毛脚蚁甲、上海双斑粗角步甲、虹桥莱甲等昆虫新种。主要成员宋晓彬表示,他们对于在上海投放雷氏萤这一行为本身表示质疑和隐忧,“目前没有任何文献或标本记录可以证明雷氏萤是上海的原生物种,而上海有确切记录的一种水生萤火虫——条背萤与雷氏萤在生活环境及习性上较为相似,在没有进行相关生态学评估的前提下,贸然将雷氏萤投放到开放性户外环境中,或许会对本就非常脆弱的条背萤生存现状蒙上阴影”。

  此外,该自然探索工作室还指出,如果将这个项目定义为萤火虫保育项目,一个物种要享受“异域保育”或“迁地保护”这种级别的保护,要么它在原产地的原生环境被彻底破坏,要么野外种群数量已极为稀少,但雷氏萤在多个原产地都已经得到了较好保护,“异域保育”或“迁地保护”显得有些画蛇添足。相较之下,上海原生的几个萤火虫品种目前却受到了威胁,它们以及它们所在的栖息地更加值得保护。

  对于在上海公园投放雷氏萤一世,记者也联系到付新华副教授。他认为,如果是做保育项目,最佳方案肯定是保育上海本土的萤火虫,当然,如果是科普的目的,实在要引种的话,最好是从上海附近引种,减少长途运输等可能引起的损伤,也说不准千万年它们的老祖宗与上海有渊源,雷氏萤在杭州、南京都有分布。如果是纯商业目的,则不太推崇。

  对于质疑,也有人认为,中国大陆的萤火虫研究刚起步,长三角地区无专人研究萤火虫,对其种类,栖息地,发生期并无权威的调查结论。根据爱好者的观察,雷氏萤、胸窗萤是长三角的常见种类之一,分布相当广泛,南京、杭州都有分布,杭州更多。长三角为水网地带,从环境来说为一大整体,无大山阻隔,生物多样性相对一致,并不能按照行政区划人为分割。同时,雷氏萤的飞行距离不超过300米,胸窗萤的飞行距离也仅在五六百米,飞不出生态孤岛,幼虫爬行距离则更短,因此,造成外来物种入侵的可能性很小。

  现状

  游园观察萤火虫受欢迎

  在滨江森林公园今年计划把萤火虫观察作为其夏令营内容之一前,上海植物园、上海动物园已经开展多年的夜游、夏令营活动中,晚上的萤火虫观察一直是最受参与孩子和家长欢迎的内容之一。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湘ICP备11017083号-1 电脑版 | 移动版